哲学

  哲学

  哲学也不是一种专业性技能。医生、律师都是具有专业性质的职业,有明确的职业分工和特殊的专业技能。干什么,为什么干,他们的使命和任务也是一清二楚的。下面蒲公英文摘网小编整理了:哲学资料,希望大家喜欢

哲学

  有人问我,你、是干什么的?我说是哲学教员,夸大点是哲学家,谦虚点是哲学工作者。可人家又问,哲学工作者是干什么的?你们的使命是什么?这就很难回答了。我相信许多像我这样的人,从来没有考虑过哲学的使命问题。

  一个理发师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理发员就是为人理发,如何把头发理好,或者理得有点花样,顾客满意,这就是他们的使命。

  一个修鞋的人知道自己的任务就是修鞋。把鞋修好、修结实,顾客拎破鞋而来,取好鞋而回,这就是修鞋者的使命。

  一个厨师知道自己是做饭做菜的,把菜做得色香味俱全,食客称赞;医生知道自己是治病救人,行医济世;律师知道自己是为人打官司的。总之,各个行当、各个职业,都知道自己的使命和任务,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知道什么叫干好,什么叫没有干好。唯独哲学家缺少这种专业意识和自觉性。可以说,有的人一辈子都不知道何谓哲学水平高,何谓低。以为能写别人不懂的文章和著作,能思辨,能绕来绕去,就是高。连这点都没弄清楚,遑论哲学的使命!

  哲学不是一种实用性技能。实用性技能是手艺,像理发师、厨师、木工之类。这些有技艺的人靠手艺为生,他们的使命就是他们的技能的实现,运用他们的技能实现他们的目的,一清二楚,没有什么可争论的。

  哲学也不是一种专业性技能。医生、律师都是具有专业性质的职业,有明确的职业分工和特殊的专业技能。干什么,为什么干,他们的使命和任务也是一清二楚的。

  唯独哲学什么也不是。哲学不是实用性技能,因为它不是靠手艺为生,哲学水平的高低并不在“手”上;哲学没有一种工具,不像理发师有电剪,木工有刨子。哲学也不是某种具体的专业性技能,以具体的知识为手段。哲学家不能以哲学为职业,三百六十行中,没有哲学这一行当。当然,哲学家可以当教师教授哲学,他的职业是教师;可以当研究员研究哲学,他的职业是研究员。哲学是课程的内容、研究的内容。哲学是一种学科分类,而不是一种职业分类。

  哲学既不是实用性技能,即不是一种手艺;也不是一种具体的专业性技能,不可以成为社会的一种职业、一种行当。但是,哲学是人类不可缺少的最具重要性的一门学问,代表一个国家、民族、社会所能达到的智慧水平。它是时代精神的精华,是文明的灵魂,是人类全部知识和实践的积极成果的凝结,因此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都以拥有伟大哲学家而自豪。古希腊罗马有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德国有康德、黑格尔、费尔巴哈,中国有孔子、老子、庄子等。尼采说过,如果一个民族一个贤哲都没有,那是丢脸的事。

  为什么对哲学会产生如此不同的评价?因为评价的标准不同。如果从直接实用的角度看,当然实用性技能最有用,谁的头发长了不需要理发呢?所谓“一招鲜,吃遍天”,讲的就是这种实用性。如果着眼于一个民族的民族精神、道德教化和人文素质,却必然要重视哲学的价值。如果哲学真的一无用处,这种文化现象岂不令人费解!哲学肯定有用,肯定有大用,但我们不知其用,不知应如何用,才认为它无用。因为知道哲学的大用就是理解哲学,而理解哲学就是一种对哲学作用的哲学理解,是有哲学素养的表现。

  哲学实际上也是一种特殊的技能。这种技能,一般人很难理解,很难应用,也很难学会。因为它不像理发师有剪子,木工有刨子,医生有听诊器,律师有各种法律条文,哲学家似乎什么也没有。哲学的技能就在于它是思维的技能、思想的技能,它最大的技能就是引导或者教导人们如何进行抽象的理论思维。抽象思维的特点是不可能依靠任何有形的工具,像马克思说的,化学家可以用试纸,物理学家可以用显微镜,而哲学依靠的是抽象思维能力。如果说哲学有技能的话,哲学最大的技能就是拥有善于抽象思维的头脑——哲学头脑,善于观察事物的眼睛——哲学的眼睛。哲学家的眼睛和非哲学家的眼睛的区别就在于它能从现象看到本质,从事物看到过程.从现在看到未来,即所谓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察近观远,高瞻远瞩。哲学的眼睛就是哲学头脑的表现。没有哲学思维的头脑就不可能有哲学观察的眼睛,就不可能有理论思维能力,永远只能就事论事。

  可以说,哲学是有技能的,并非人们所说的一无所能。它的技能就是思维的技能。怀特把哲学比作斧头,他认为,哲学是为某种目的而设计出来供使用的工具。就此而言,哲学与斧头并无二致。一种哲学可能比另一种哲学优胜些,意味着前一种哲学是一种较好的解释工具,恰似一把砍劈工具比另一把更锋利一样。当然,任何比喻都是不完善的。哲学不可能完全类似于斧头,因为它是具有高度哲学素养才能运用的思维工具。学习某一种技能要求的是训练,是熟练,而哲学的技能是包括人格、理性、信念在内的思维技能,而不单纯是一种实用性技能。它绝非无用,而是超越一切技能的最具价值的技能。

  哲学需要专门学习,需要专门研究。否则何必办哲学系?哲学系就是对哲学进行专门学习和专门研究的。陈云说,学习哲学,终身受益,正是强调它是超越一切技能的最重要的技能。

  要懂得哲学作为思维技能的重要性,就要理解人。人是宇宙中唯一能思维的动物。帕斯卡称人为“能思想的芦苇”。人虽然就其自然本能来说,与其他动物相比是最弱的,仿佛是芦苇,可人有思想,能思维,因而人能自觉地进行实践活动。这就是人作为人的力量所在。可以思维不等于善于思维,能实践不等于能正确实践,要使人成为具有创造性的人,不仅要能思维而且要善于思维,能实践而且要善于实践,就必须学习哲学。因为正确的实践和思维能力,都要求拥有关于世界、社会、人生的基本理论和正确的思维方法。这些不是任何具体科学、任何专门技能提供的。

  哲学学说不同于教科书。哲学家的工作是创立哲学学说,而不是编哲学教材。没有任何一种哲学体系能包括各种不同的功能,因为哲学是多种多样的,它的使命也是多种多样的。中国哲学传统偏重政治、人生、伦理,所以中国哲学对如何做人、处世强调较多。例如,孔子把他的道德哲学视为修齐治平的箴言,老子视为“众妙之门”,庄子视为齐万物,一生死,达到至人、真人境界的要言妙道。张载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至今仍为哲学家们称道。西方哲学传统重本体论、认识论、方法论,对哲学作为认识工具和思维方法的功能比较强调。

  从哲学史看,中国哲学家负有政治和道德使命,西方哲学家负有科学使命。中国哲学家多是政治家,西方哲学家多是科学家,就可见一斑。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例如,费希特在《学者的使命》中也专门讲到哲学的人文使命,强调全部哲学,一切人类的思维和学说,其目的无非是要回答最高最深的问题.即人的使命是什么?通过什么手段才能最稳妥地完成这一使命?在费希特看来,哲学的使命在于回答人生的意义和价值。

  在所有以往哲学中,马克思赋予哲学家以前所未有的最重要使命,就是不仅要解释世界,更重要的是要改造世界。哲学由哲学学说变为实践的哲学,变为行动的指南。当马克思说无产阶级是人类解放的心脏,哲学是人类解放的大脑时,实际上是说明哲学之所以能担当改造世界的伟大使命,因为它起着人类头脑的作用。人类不可能没有哲学,正如一个人不可能没有大脑。没有哲学的世界是愚蠢的没有智慧的世界,而对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来说,更是如此。这样,我们就可以了解为什么毛泽东如此重视哲学的学习,尤其是每当革命事业或社会主义建设因思想路线和思想方法的错误而遭遇挫折时,总是号召全党特别是高级干部学习哲学,并亲自指定书目,规定要读多少本书的原因。

  我们说哲学学说不是教科书,但从功能的角度又可以说它是教科书,因为各种不同的哲学体系都会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方面为人类的哲学思考提供智慧。哲学智慧就像大海,我们每个人都能从这个大海中获取自己需要的东西。

  我们可以从各种哲学包括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吸取它们各自的精华,概括出哲学的积极作用。哲学可以提供世界观,这是关于整个世界的总体性、本质性、规律性的哲学图景;哲学可以提供关于认识的理论,它是关于如何获得正确认识和检验认识的指导;哲学可以提供思维方法,因为关于世界的规律性的认识可以在实际应用中成为认识和思维的方法。恩格斯强调,唯物主义辩证法是马克思和他自己“最好的劳动工具和最锐利的武器”。

  总之,哲学是一种素质,是一种才能,是一种品格。真正具有哲学胸怀的人,目光远大、豁达、宽容、雅量,不会为鸡虫得失而斤斤计较。所谓“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孔子所说的“君子”就是具有儒家道德哲学和人生哲学理想的人,“小人”则反之。

  哲学,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可以应用的哲学。无论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毛泽东都强调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应用性。毛泽东说过,对于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要能够精通它,精通的目的全在于应用。一种理论能够应用,意味着它具有某种“可用”的功能。哲学不是一种实用性技能,但它是比任何实用性技能更有用处的理论思维技能;哲学不是一种专门职业,但它是任何职业都离不开的一种特殊的职业。任何实用技能都离不开哲学。革命、建设需要哲学,日常生活也离不开哲学。一个好的厨师不仅要知道调和五味,而且要会看火候。调和五味就是和而不同,看火候就是掌握度。这都是哲学,他们不一定懂哲学但都在自发地按哲学规律办事。一个好的理发师应该根据脸型头型调整发型;一个好的律师一定思维严密,在法庭上语无伦次绝不会是一个好律师;一个好的医生绝不应该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而应该有辩证思维和整体观念,这是最简单的道理。尼采说过,在一切科学思想甚至猜想的深处都可以找到哲学思维的踪迹。所以,哲学无处不在,哲学无处不可用。问题是要学习哲学,掌握哲学,不要使应用庸俗化、简单化。